劇情大綱:
出生前便結下了前世姻緣的車誠俊和韓靜書!
誠俊的母親與靜書的父親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 後來各自與自己的配偶結了婚,但依然保持著親密的朋友關係,猶如一對親兄妹,在這種土壤中出生的誠俊、靜書就像胞兄妹一樣開心成長。
作為跨國集團總裁的獨生子,誠俊準備出國學習經營學。出國前,擅長彈鋼琴的誠俊在遊樂園室外特設舞臺上為靜書演奏了一曲優美的午夜曲。兩人就像以前從不相識的戀人沈浸在猶如天國般的幸福中,雖然明知一定會相見…
坐著遊樂園的旋轉木馬,夢想著一同踏上天國的路…
離別前相互交換項鏈猶如交換彼此的靈魂。也許這便是將兩人的姻緣分開的開始。兩個真心相愛的戀人真的能結下命運般的姻緣嗎?




誠俊和靜書是青梅竹馬的玩伴,從小如同親兄妹般渡過孩童時期,每當靜書傷心難過時,誠俊總會守在她身邊付出關心,而靜書同樣依賴誠俊,使兩人對彼此逐漸培 養出男女之情。某一天誠俊之父車禍身亡,不久之後靜書之母也因病過世,同樣失去至親的兩個人更加珍惜對方。原本與女兒靜書相依為命的韓教授,迎娶女明星邰 美蘿為妻,而邰美蘿接回與同居男友所生的一對兒女泰華和友莉同住。友莉表面上乖巧懂事,事實上極有心機,而且對善良的靜書有著敵意,於是奪取靜書所有的東 西並佔為己有,靜書面對繼母及友莉的欺凌只能默默承受…



誠 俊出國當天,友莉故意將靜書關進儲藏室裏。泰華無意間開啟儲藏室的門,靜書匆匆趕往機場終於見到誠俊最後一面,友莉遠遠目睹這一幕開始燃起了心中的妒火。 美蘿等人的百般刁難讓靜書過著痛苦不堪的生活,美蘿甚至為了讓女兒橫刀奪愛將誠俊寄給靜書的信全部藏了起來…靜書翻關手冊時發現哥哥泰華的生日將近於是為 他準備禮物,泰華的生父也為兒子的生日買了一雙布鞋來到家門口,美蘿為此和泰華發生爭執,於是將他關進儲藏室。靜書放學後匆匆趕回家,將親手為泰華煮的海 帶湯及圍巾拿到泰華面前,並祝他生日快樂,泰華流下感動的淚水…



時光飛逝,轉眼間三年的時間過去,誠俊即將從美國返回國 內,並帶著靜書出國留學,泰華雖然深愛靜書捨不得讓她走,然而靜書始終把他當親哥哥一樣看待。友莉為了阻擾靜書的出國計畫,慫恿哥哥泰華想辦法挽留靜書, 泰華藉著酒意鼓起勇氣向靜書示愛,懇求她不要離開,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靜書趕往遊樂園與多年不見的誠俊相見,友莉開著車緊追其後。靜書遠遠看到令她思 念的誠俊,正當她穿越馬路時被急駛而來的友莉座車迎面撞擊,友莉將失去意識的靜書載到生父家,要求生父幫忙藏匿屍體…



經 過五年之後誠俊再次回到國內,他從機場直奔曾經和靜書共同擁有許多美好記憶的海邊,就在同一時間泰華和靜書也來到這裡,但是兩人卻擦身而過,友莉知道誠俊 始終忘不了靜書,於是和母親美蘿聯手,想辦法盡快和誠俊舉行婚禮,誠俊決定宣佈和友莉的訂婚喜訊當天,卻在遊樂園中發現坐在旋轉木馬上的靜書,他不敢相信 自己的雙眼以為這只是幻覺,但是當他再次望去,令他思念又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誠俊又驚又喜衝向前叫住靜書…



誠俊再 次回到靜書海邊的家,卻看到友莉留下的遺書誠俊從水中救回友莉送回家中,美蘿看到這種情況嚴厲責備誠俊,誠俊不發一語,誠俊為了引起智秀的注意不斷出現在 她面前,智秀卻絲毫不領情,友莉計畫將市場品牌引進大賣場,誠俊在候選名單中發現智秀的服飾店也在其中於是大力支持友莉的構想,並暗中收購智秀的店面,使 智秀不得不答應進駐大賣場,不知情的友莉見到前來面談的智秀大吃一驚…



智秀得知產品開發部的總監是誠俊之後,終於知道這 一切全是他的巧妙安排,智秀想解除合約卻付不出十倍的違約金而作罷。自從靜書變成智秀出現在面前,友莉開始忐忑不安,深怕智秀記起往事,美蘿不斷安撫友 莉,並決定從閔董事長處開始著手促成女兒的婚事。誠俊為了証明智秀就是靜書,於是帶她來到海邊的靜書家,智秀不知不覺被誠俊所吸引,但是自己始終不願承認 這事實,正當智秀準備離開時與韓教授碰個正著,韓教授看著與靜書一模一樣的智秀,激動的痛哭失聲。哲秀看到誠俊送智秀回家,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妒火,因此 要求智秀一起離開…



誠俊在生日當天要求智秀陪他一起去靜書的家,智秀為了早點讓誠俊死心而答應了他的請求。誠俊帶著智秀 來到韓教授家中,友莉面對這一幕感到驚謊不已,誠俊之母閔董事長甚至以為靜書回來了,美蘿看到情況不妙,因此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假裝昏厥,閔董事長 開始指責兒子及智秀魯莽的行為,令誠俊感到非常失望。哲秀不安的等在家門口,深怕被智秀知道所有真相從此失去她,但是當他看到智秀若無其事的重回自己身邊 令他欣喜若狂,他趁機拿出訂婚戒指送給智秀,智秀欣然接受並告訴哲秀,她將拋棄過去,一切重新開始…



智秀因誠俊的一句話 得到靈感,並完成了新的企劃案,她在眾人面前做簡報獲得一致的好評,友莉錯失將智秀趕出公司的機會而氣噴難耐。誠俊得知智秀和哲秀有約,故意安排了員工聚 餐,誠俊喝醉酒倒在智秀的肩膀哭訴對靜書的思念,智秀匆匆離開了舞廳,友莉開車急駛而來差點撞及智秀,智秀倒在路邊看到友莉驅車離去,這時過去發生車禍時 的記憶一一出現眼前。智秀想起了所有的事,於是為了找尋她所熟悉的誠俊哥而來到遊樂園,不巧卻在電梯內與美蘿碰個正著,智秀帶著怨恨的眼神喊了一聲「後 媽」(or繼母)令美蘿大吃一驚…



智秀(靜書)來到美蘿和友莉面前,質問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友莉將一切責任推給 泰華(哲秀),說是哥哥交代必須保密。靜書不相信友莉所言並與美蘿發生拉扯,這時美蘿看到閔董匆匆走來,因此再次假裝暈倒,友莉以傷心的口吻要求智秀不要 再裝成靜書折磨她們,導致閔董對智秀的誤解越來越深。誠俊向泰華(哲秀)坦承自己對智秀動了真情,並請求他的原諒,泰華(哲秀)卻難過的向誠俊道歉,並謊 稱有東西要送給他,約晚上十二點在旋轉木馬前碰面。智秀接到泰華的簡訊也來到旋轉木馬前,誠俊和智秀在泰華的安排下相遇…



靜 書趕往住處看到遍體鱗傷的泰華,泰華流著淚要求靜書離開他,靜書回到旅舍呆坐在房裡,這時誠俊剛好來到旅舍,兩人一起去吃飯逛街玩的非常開心,靜書藉著酒 意忍不住告訴誠俊自己就是靜書,但是誠俊卻以為靜書喝醉酒,於是揹著她回到旅舍,當他醒來時靜書已經不見蹤影。泰華收拾行李決定離開他和靜書一起生活的 家,當他坐上車時靜書正好趕到,靜書建意一起去看日出,並忘掉所有過去,一切重新開始。泰華趁靜書熟睡時打電話給誠俊,誠俊趕往靜書小時候所住的海邊,兩 人終於相認…



靜書終於回到家中,友莉深怕誠俊取消和她的訂婚,於是在眾人面前揚言要離家,並謊稱已接到和靜書同居五年的 男人打來的電話,恐嚇她放棄誠俊,不然要她好看。閔董對誠俊和友莉即將訂婚一事請求靜書諒解,誠俊向大家承諾訂婚照常舉行,友莉和美蘿對計畫成功而沾沾自 喜。友莉看到誠俊和靜書一起吃飯,故意要求誠俊去採購訂婚用品,並且邀靜書一起去,靜書無法退辭只好答應。誠俊同樣給靜書買了訂婚用品,希望她一定要來參 加訂婚宴。美蘿為了讓誠俊沒有機會反悔,故意向記者透露女兒訂婚的消息…



訂婚當天誠俊在眾人面前宣佈他要將戒指戴在自己 最心愛的人手上但是正當他要為靜書戴上戒指時,靜書看到泰華被警方所逮捕,靜書留下傷心的誠俊趕往警局,誠俊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完成了和友莉的訂婚泰華以流 通複製畫之罪嫌接受警方調查,誠俊要求張理事出面處理泰華也隨即被釋放,靜書回到家中,在美蘿與友莉面前質問父親為什麼沒有試著找哥哥泰華,並告訴父親她 要將哥哥找回來美蘿聽了大為吃驚,友莉故意要求靜書負責挑選同事合送的訂婚禮物靜書來到百貨公司賣場巧遇誠俊和友莉…



邰 美蘿為了陷害泰華,故意要求贗品商一定要拿到泰華所畫的畫,泰華遭到綁架軟禁,並被逼迫畫出複製名畫,張理事和誠俊報警救人,誠俊安排泰華前往山莊,同時 決定讓靜書重回泰華身邊。靜書來到山莊與泰華重逢,泰華又驚又喜,原本以為從此真的可以重新開始,但是卻聽到靜書在睡夢中呼喊誠俊的名字,泰華再次領悟到 靜書自始至終所愛的人一直都是誠俊,於是打電話給誠俊要求他將靜書帶走。誠俊帶著生病的靜書來到附近診所,當他醒來後發現靜書早已悄悄離開。誠俊趕往火車 站時,靜書所坐的火車正緩緩駛離車站…



誠俊帶著靜書來到靜書家中,在眾人面前宣佈他愛的人是靜書,而且決定和她結婚,友 莉聽到這番話極盡瘋狂,甚至絡下狠話如果不肯就此退出戰局就會給她好看,靜書絲毫不甘示弱,並揚言這次絕不會再退讓。美蘿立刻打電話給閔董,閔董得知一 切,要求誠俊去向美蘿等人道歉,誠俊不肯並告訴閔董,如果解除婚約對公司造成影響,他寧可讓出總經理的職位,閔董極為氣憤,命令誠俊馬上辦理交接。誠俊離 開公司,也將信用卡退給張理事,於是只能投宿小旅舍。靜書帶著漫畫書來找誠俊,並陪在誠俊身邊渡過一夜…



靜書因車禍的後 遺症導致視力突然減弱,這件事讓她想起當年母親罹患眼癌過世一事。誠俊在靜書的不斷說服下再度回到公司,友莉以為誠俊已經回心轉意決定和她結婚,但是誠俊 清楚的告訴友莉,自己並不愛她,友莉向閔董哭訴,閔董為了讓誠俊盡快和友莉結婚而宣佈閃電婚訊。靜書前往和誠俊相約的地點時,眼前再度模糊並失去意識昏倒 路邊,當她在醫院醒來時,醫生要求她接受眼科檢查,檢查結果在她兩眼中均發現惡性腫瘤,並告知即使不摘除眼球也會導致失明。不知情的誠俊在相約地點足足等 了五小時仍不見靜書的身影…



靜書看著電影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不知情的誠俊反而笑她太過感性。靜書回到家門口遇到泰華, 泰華一走進家門就在美蘿和友莉面前說出五年前車禍的真相,美蘿和友莉極力否認,泰華要韓教授向另一個証人也就是美蘿的前夫確定此事,韓教授仍然半信半疑。 泰華在儲藏室為靜書畫素描,卻無意間發現靜書無法認顏色,於是在靜書出門前往醫院時偷偷跟縱其後,並得知靜書罹患眼癌的事實。醫生告知靜書即使摘除眼球也 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靜書決定離開誠俊及所有人,因此向友莉遞出辭呈,並要求友莉一定要讓誠俊幸福…



泰華來到海邊屋 陪伴靜書,深怕靜書太過傷心,故意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誠俊到處尋找靜書的下落,但是當他來到靜書家時,美蘿謊稱泰華和靜書一起離家,令誠俊難過不已。美蘿 深怕靜書離家一事影響到友莉和誠俊的婚期,因此把所有事情告訴閔董,閔董堅持照常舉行婚禮。當靜書得知泰華已經知道她的情形時,懇求泰華不要將自己即將失 明及罹患眼癌的事告訴誠俊。泰華為了籌措靜書的手術費及醫療費,再次進行假畫交易,當他拿到三千萬現金時卻被警方逮個正著,他在警局裡打電話給誠俊,並將 靜書面臨的狀況告知誠俊,誠俊不敢相信這事實…



靜書誤以為誠俊就是泰華,向他哭訴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也記不起誠俊的模 樣,於是要求帶她去見誠俊最後一面,誠俊面對靜書傷心欲絕,但是仍然不敢出聲,並假裝是泰華,帶著靜書離開了海邊屋。同一時間泰華被美蘿陷害而被關進拘留 所,張理事要求警方調查買賣假名畫的幕後主使者,並以誠俊的名義替泰華作保,泰華立刻獲得釋放。靜書終於發現陪在身邊的人是誠俊,誠俊和泰華一起說服靜書 接受手術,經過三天的放射線治療,靜書被推出開刀房,誠俊立刻發出結婚的邀請函,友莉欣喜若狂,以為誠俊要給她驚喜…



誠 俊在眾人面前宣佈他和靜書的婚禮,邰美蘿氣憤之餘掀掉宴會場的餐桌,並揚言要控告誠俊和靜書,這時泰華出現在宴會場一角,說出了五年前的車禍始末,邰美蘿 認為沒有人會相信他說的話,但是韓弼修站出來為泰華作証,邰美蘿仍然不甘心而大鬧宴會場,最後被保全人員抬了出去,在眾人的祝福下誠俊和靜書終於完成婚 禮。公司同事來到家中慶祝,不料靜書卻突然昏厥,醫生認為癌細胞很有可能已經轉移,而且一旦轉移,所有治療或手術均無效。誠俊決定將自己的眼角膜捐贈給靜 書,但是醫生告知誠俊不能進行活體移植,誠俊絕望的離開醫院…



泰華為了替靜書達成最後心願,以車禍自殺方式結束生命,並 將眼角膜捐贈給靜書。靜書被推進開刀房,警方將泰華沾滿血潰的信交給誠俊,誠俊看完信衝進停屍間,面對泰華冰冷的屍體,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靜書在不知情 的情況下,為重拾光明而高興不已,從此兩個人開始過著愉快的新婚生活。靜書收到泰華早已寫好的信,於是真的以為泰華在法國過著幸福的日子…靜書重回公司, 並成立了「泰華慈善機構」,積極推展慈善事業…誠俊發現靜書出現嘔吐症狀,因此前往醫院做檢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綺菈無奈特莉獨行 的頭像
綺菈無奈特莉獨行

綺菈無奈特莉獨行

綺菈無奈特莉獨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