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缺憾還諸天地
  2010/5/28 | 作者:文/心岱 圖/夏俊娜 沁德居藝廊 | 點閱次數:1149 | 推薦朋友 | 新聞評分 | 環保列印
 
 
Bubu:

在準備「寫作屋」的簡報時,我非常的懊惱,因為除了文字之外,我沒有圖片可以編輯搭配,畫面顯得很乾而無趣,幾乎讓我想放棄製作。

在早年,我曾經也是個「攝影人」,為了採訪工作之需,我學會了一招半式,那年頭還沒有電腦,我的單眼相機隨著我上山下海十八年,所拍的幻燈片有十幾萬張,每一鏡頭都在我的記憶中,跑馬燈般的掠過眼前。

可是,現在就是找不出一張來作業。妳一定很詫異,為何這樣,難道是保存不良,它們都毀了?是的,都毀了,是我把它們全部作廢了的;我在去年遷居前,將所有的圖片都毀壞,當作垃圾處理掉了。這些圖片包括:我的「報導攝影創作」、家族照、生活照,以及我從事報導工作的檔案,所有我採訪過的人、事、物,我這半生遇見的、相識的、或不相識的;可紀念的或無須記憶的,我都沒有留下任何一張。

我這樣對妳坦白,是否讓妳看到了什麼?

圖像是現今閱讀的寵兒,我卻在那當下,一筆勾消了辛苦半輩子的成績,無論是將相貴族或販夫走卒,不管是風花雪月或愛恨殺伐……我曾經築起的天地人間之紀錄,也在我的手中倏忽幻滅。

如今,一定很心疼,後悔不已?我自問。

不,只因為如果圖片還在,我可以游刃有餘的將簡報檔編輯得很漂亮。我的懊惱始於「渴望完美」,我的懊惱是發現我依然沒有到達「放下」的境地。

「過不一樣的人生」,是我退休計畫的唯一。可是,偏偏,我是不是還在頻頻回頭看?

記得我到台南與妳初見面的那天,我聽妳偶然間提及,妳將搬遷到台北縣的三峽,妳與先生兩人購置了新房子,準備「回到初戀時光」的一個家。

妳接著說:「孩子都長大了,作父母的應該去重溫兩個人的世界。」

妳悠然自在的聲音,春風般的拂過我耳邊。我記住了,有點震驚。

在我的生活中,「兩人世界」於我是多麼遙遠,必須飛越到前世吧;我也不曾想過,人可以在兒女長成後,應該給自己去營造一個「初戀時光」的家。

不知為何,妳的計畫竟然成了啟動我對自己未來迷思的一記撞擊。我和妳有不一樣的條件,二戰嬰兒潮世代的我,即將要面臨生命的黃昏,退休的念頭,其實一直懸在心頭,但是,我何時可以退休?我在等待人家說的:退休至少要準備二、三千萬的退休金?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神話」。

當我聽見妳對妳人生的布局,忽然之間,我竟都明白了。「退休」於我,應該只是面對走下舞台的勇氣而已。

就這麼的簡單,這不就是我要的嗎?就在那一剎那間,我為自己解開了對未來迷思之結,曾經籠罩在周遭的恐懼,全一掃而光。我看見那謝幕的身影,看見揮別舞台的步履;我頒給自己一面閃閃發光的勳章,為自己的最後淡出的形姿喝采。

然後,我一心嚮往脫去工作業績束縛的心靈,終於像灌飽了氣的氣球,飛翔了起來,我回想著在成長過程中,一步步腳踏實地而行的過程,現在我要反過來走「後退」之步了,如果成長過程這樣的被世間的價值論定,那麼後退不也是值得經營的過程嗎?我要從從容容的為淡出的日子作準備,搬遷是妳給我的啟發,對的,我也應該去追尋一處「回到最初時光的家」。

於是,我開始整理這大半生所擁有的一切:書房裡一本一本站立緊靠在書架上的書籍,就像一座小型圖書館,櫃子內擺滿了幻燈片夾、相簿,牆上掛了喜愛的字畫,抽屜內有我發表的文章剪貼本、累積幾十本的日記,書桌上有稿紙、信封信紙,還有筆墨、字帖……,臥室有四季衣服、床單棉被……,廚房有餐具、鍋碗瓢盆、醬醋茶……,客廳的家具、電器、雜物……

數不盡的物件,多到令我震驚的大大小小東西,原來,人類生活竟然是依賴不停的囤積活動而獲得適意與安全感。我於是決定拋棄所有,把私人物件全數「終結」處理,其他可使用的東西,包括書籍,則留給新的屋主。

我只攜帶少量的日常衣物用品來到了「新家」,新家也為了避免再度「囤積」,而以極小屋作選擇。

今後要過「不一樣的生活」,這是我退休的信念,也是我感受到人生必須透過「終結」,才會懂得本分。下了這樣的句點,並非有所勉強或悲傷,反而讓我覺得我的「後退」抉擇,是很棒的生命體驗。

感謝Bubu,妳一定不知道,妳不經意的一句話,卻使我鼓足了勇氣,我背棄了一切,遠離塵世喧囂,我選擇來到了曠野,一個最初的所在,要去探索「餘生」的價值與意義,初老對我而言,竟是幸福的開始。

「我拍了很多圖片,也許適用於妳的簡報檔。」在我懊惱時,忽然來了救兵,我的兒子提供他的攝影作品。啊,一切的一切,竟然是如此完美的句點,不必為失去的哭喪,不必為得到的歡呼,這是「後退」人生的智慧,把缺憾還諸天地吧,我想。

珍愛你的好友

人間福報

綺菈無奈特莉獨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